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科技

26亿美金诉讼案主角,现在正自我封神人工智能宗教领袖

时间:2017-11-27 16:54:42 来源:jiduu.com

Anthony Lewandowski 突然之间就爆红了。

他被认为“带着谷歌基因搞大了 Uber 的肚子”——谷歌对这件事索赔金额是 26 亿美金。换句话说,谷歌对 Lewandowski 的 “影响力”评估是 $ 2600000000。

这源于 Lewandowski 背后的行业——无人驾驶。

Lewandowski 曾带领谷歌无人车队一起开发各种领先技术,但在离职加入 Uber 后,谷歌指控他窃取 14000 份包含激光雷达设计图机密文件,并以此作为开发 Uber 无人驾驶技术的基础。

前谷歌 CEO Schmidt 强调:专利诉讼会葬送创新。工程师进入谷歌时都会被告知:即使离职跳槽,公司也绝不会因专利权而起诉员工。但如果谷歌决定起诉 Levandowski,那么说明巨头真是忍无可忍了。

2 月,谷歌旗下自动驾驶 Waymo 向旧金山联邦法院起诉 Uber(而非 Levandowski)。5 月,Lewandowski 被 Uber 开除,不再处理和 Uber 无人驾驶相关事宜。

现在两家公司官司正打得如火如荼,当事人 Lewandowski 倒似乎已置身度外,他的新头衔是人工智能宗教——“未来之路”的 CEO 兼总裁,这个组织目标是迎接机器人的早日到来——“加速开发研究,早日实现基于人工智能的神祇”。

而 Lewandowski 的一生,可能都在建立各种各样的公司和组织。他总有一个别人不知道的秘密计划。

天才出世

2004 年 3 月,加州,安纳海姆,莫哈维沙漠。

Levandowski 还在最后调试自己的玩具——一辆装载雅马哈 90cc 引擎的摩托“幽灵骑士”。车身上布满各种涂鸦式 logo,造型酷似《回到未来》里的飞行载具,车身加装了一个硕大多边形机箱,里面布满控制元件。像 ET 眼睛一样的车灯被改装为 GPS 传感器和 3D 导航,车尾有两只“机械臂”,帮助摩托在崎岖的路面上保持平衡。

“幽灵骑士”将代表 Levandowski 母校伯克利参加由五角大楼研发部门赞助的“沙漠汽车拉力”挑战赛。和以往不同,这届比赛不需骑手,只需改装后的无人驾驶车,一旦比赛啊开始,便不能人为控制。

比赛吸引了各路国防承包商和全美高校技术精英,改装车辆从卡车到卡丁车应有尽有,卡内基梅隆大学代表队甚至花 300 万美元改装了一辆悍马。考虑到首届比赛奖金只有 100 万美元,可谓不惜血本。

Levandowski 第一次听说 DRAPA 挑战赛时,正在伯克利念工业工程和工商管理硕士。这位年仅 22 岁的天才已有两次成功创业经历:设计了一款能变形的机器人玩具,并借此赚了不少专利费;同时网站业务也发展顺风顺水。他认为自己参赛目的“从不是赢得比赛,因为这不是机器人技术探索上的终点,反而更像是个新开始。”甚至认为:“无人驾驶驱动方面很容易解决”,无人车太过笨拙,没有挑战性,不值一提。他原计划改装一辆自动叉车,但摩托显然更经济、更灵活、更酷炫青春,符合他作为挑战者本性。“赢得比赛不重要,重要的是如何赢。”

“幽灵骑士”耗尽了团队成员全部积蓄,Levandowski 恨不得每天花上 25 个小时改装它,但“幽灵骑士”实战效果却令人大跌眼镜:它在加州里士满街道上测试时,一千英里内一共撞了 800 次!尽管它从未赢得任何一次无人驾驶挑战赛(包括 2005 年 DRAPA),但 Ghostrider 在一众四轮车里鹤立鸡群,为Levandowski 赚足了眼球,雄心勃勃的设计成了他的日后谈资。赛后,这辆摩托车被美国史密斯森博物馆永久收藏。

实际上在第一届 DRAPA 挑战赛里,没有一辆车开出超过 8 英里(全程 142 英里),多数赛车刚出发就连遭事故。只有一位名 Dave Hall 的工程师给车辆配了激光雷达(LiDAR),看似笨重但效果拔群。工程师们达成一个共识:无人驾驶汽车必须得靠激光雷达。“谁能用好激光雷达,谁就控制了无人车未来。”Levandowski 总结。

赛后,Levandowski 疯狂积累相关技术经验:他进入激光雷达公司 Velodyne,并拿到销售冠军(后在 2007 年 DRAPA 挑战赛上,6 支完赛车队里有 5 支都用了 Velodyne 激光雷达);2005 年 DRAPA 挑战赛里,Levandowski 为斯坦福大学队开发了激光雷达,并帮后者夺冠。斯坦福教授 Sebastian Thrun 向他伸出橄榄枝,加入其团队,随后进入谷歌街景项目,当时团队成员每人都拿到了至少 100 万美元奖金。

硅谷有句话——“人人都是天才,但要努力才能成为企业家”。Levandowski 在谷歌职业生涯的每个阶段都开过一家独立公司。他在工作中展现出超人精力,用同事 Ben Discoe 话说,他“能在一分钟内跑完一英里,路上还能顺便完成 10 个任务”,他告诉同事:“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”。

谷歌街景项目时期,Thrun 团队经常采购一个叫 Topcon 盒子的关键部件,产品体验不错,谷歌大量买单。这个产品来自 Levandowski 创业公司 510 Systems,谷歌最初蒙在鼓里,直到最终察觉,并收购了该公司。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容忍 Levandowski 的自由职业,因为他们认为这是激发他创新的最佳方式。

2008 年,谷歌无人车项目 Project Chauffeur 正式启动,Levandowski 成为中坚力量。与街景项目一样,谷歌工程师将负责软件,Levandowski 自己的两家创业公司 Anthony’s Robots 和 510 Systems 则提供激光雷达及车体。

Levandowski 将这样的安排比作一道防火墙: “一旦无人驾驶车发生任何事故,谷歌绝不想他们名字与旧金山车辆相联上。”这种让 Levandowski 既当甲方、又当乙方的安排保障了谷歌名声不会受到牵连和损害。

为使项目尽快落地,Levandowski 找了一位电影制作人,共同策划了一档无人驾驶车送披萨节目。“谷歌非常支持,但绝不希望自己名字出现。”Levandowski 说:“他们担心自家工程师造出失去控制、横冲直撞的无人车。”

Levandowski 只好带团队亲力亲为,将一辆丰田普锐斯,改为 Pribot 无人驾驶车。“当时场面就像是在演《西部世界》”,一位工程师回忆:“Levandowski 直接将算法导入汽车,它上路后行驶得跌跌撞撞,与其他车辆擦身而过,多次险些跑下公路。”节目拍摄过程中,他们不得不封闭海湾大桥,让警察在现场维持秩序。节目成功播出后,上层态度解冻,这辆车成为谷歌秘密的单位 Google Prius。

2010 年,Levandowski 女友 Stefanie Olsen 遭遇严重车祸,彼时她已有 9 个月身孕。“我的第一个孩子 Alex 差点就错过了这个世界。”Levandowski 在 2013 年伯克利演讲中说:“传统交通占用了人们大量时间、资源和生活。而对能解决这个问题的人,我们称他是救世主也不为过。”

同床异梦

Levandowski 渴望自己来扮演救世主。在接下来几年,他逐渐挑起无人车项目大梁。但谷歌内部风向瞬息万变,Levandowski 不惧冒险的性格和过剩精力反而让他饱受折磨。

2010 年谷歌开始寻求无人车路测机会,一开始,Levandowski 提议在“街道上悄悄测试,如有交警询问,我们就开车走人。”但当时正值《纽约时报》全盘曝光谷歌无人车计划,加州政府对此密切关注,申请许可证进度极慢。

游说专家 David Goldwater 建议 Levandowski 去法律较宽松的内华达州试试。

2012年5月,费尽周折获得内华达州路测牌照后,Google Prius在拉斯维加斯到卡森市间完成世界上第一次“自驾测试”。完事了Levandowski突然发现谷歌原有专门维护政府关系的团队,而自己对此一无所知。“你不是自己解决了吗?”他“同事们”嘲笑道。

同一时间,Levandowski 在谷歌的保护伞、老上司 Thrun 将全部精力扑在了教书育人的公司 Udacity(主营在线教育)上,这对 Levandowski 来说无疑是“一盆冷水”。

谷歌引进卡耐基梅隆的大佬 Chris Urmson 接管了自动驾驶部门,而这正是 Levandowski 一直觊觎的位子。当时,谷歌内部就无人驾驶技术开发方向有场争论。

Urmson 认为:应开发全套无人驾驶技术,因为渐进性创新会让无人驾驶徒生安全问题;而 Levandowski 认为:应开发无人驾驶组件,以实现特定功能(如自动停车等),并卖给车企和用户。

Urmson赢得争论,Levandowski大为光火,两人关系剑拔弩张,让管理层头疼。Levandowski连续旷班数月,一心扑在自己创业公司Tyto LiDAR上。Chris Urmson 直言:“Levandowski 的消极怠工彻底磨没了我的耐心,谷歌无人车项目已处在解散边缘。”

Urmson 选择的道路意味着需要整合软硬件、模式识别、人工智能等诸多成果,加上无止境的测试,重复枯燥的工作,几乎把 Levandowski 逼疯。

“一般的工程师认为,开发无人车应先搭建好技术,做好万全准备。而我只想把 demo 做出来,放在公路上跑一下再说”。Levandowski 也自嘲自己开发理念是“安全第三”。他暗示:自己决定与谷歌分手,部分是因为巨头放慢了创新速度。公司在理念、方向上与其相左,项目上不给他更多资源,前方看不到曙光。自己就像“一道困在瓶子里的闪电”。

Levandowski 敏锐注意到:凡涉及无人驾驶且监管相对较宽松的新鲜事物,硅谷常常不吝支持,于是他开始谋划暗度陈仓。

Levandowski 以“顾问”身份加入电动飞行出租车项目 Project Tiramisu,借着共同研发飞行汽车的机会,对谷歌同事们吹起“耳边风”,劝他们转投自己新创业公司。Levandowski 对谷歌激光雷达团队尤其兴趣浓厚,他目的就是让所有无人驾驶项目(当时已成立 Waymo 无人驾驶技术公司)员工同时辞职。用一位前同事话说:“有预谋地间接挖墙脚,这事他之前又不是没干过”。

事实上,Urmson 在听到 Levandowski 在内部挖人风声后,就给人力资源部门写了封邮件,表示应辞退 Levandowski。然而经过一番调查研究后,此事无疾而终。

至于为何 Levandowski 迟迟不肯离职,一方面是为挖人和挖技术,一方面是为丰厚的奖金。2015 年,谷歌兑现 Project Chauffeur 项目承诺,彼时谷歌自动驾驶部门估值约 85 亿美元,其中 45 亿作为项目奖金。虽遭到降职,12 月时 Levandowski 仍从谷歌口袋掏走 5000 万美元,比排在第二位的 Urmson 几乎高了一倍(2800 万美元)。

有了启动资金,紧接着Levandowski成立Otto,并收购自己公司Tyto LiDAR,他曾考虑要不要做无人驾驶穿梭车,把拉斯维加斯的游客从机场直接送到赌场,但最后选择了做自动驾驶卡车。

2016 年 1 月 27 日,Levandowski 悄无声息离职。同年 5 月,Otto 凭其筹备多时的项目一战成名——一辆在内华达州里诺附近行驶的卡车,装载着几万罐百威啤酒,前座无人。这是 Otto 卡车首次路测,没有申请测试许可,没有保险,内华达州监管人员怒不可遏,但这些都不重要了。因为这个宣传片是拍给 Uber 看的,一周后,Uber 以 6.8 亿美元收购Otto。

野心家与盗火者

Levandowski 认为,他的野心必须配得上他的才华。他命中注定要去创业,亲手打造一家无人驾驶公司。他不缺天才、不缺企业家精神,也不缺人,不缺钱,只缺一个伯乐。

Uber CEO Kalanick出现了,时机恰到好处。

Kalanick 就像个无可救药的混蛋,但简直是财经媒体的富矿,被称作“最后的变革者”、“硅谷反叛英雄”。他的活力来源于“一眼看穿传统智慧”并颠覆常规。

Kalanick 像个职业拳击手,为 Uber 提出激进市场策略,嘲笑抱怨的客户,激怒对手。为攻击竞争对手 Lyft,他砸钱挖人,雇用黑客,阻挠其融资,无所不用。这名屡屡挑衅规则的 CEO,公司文化也十分“狼性”。记者兼企业家 John Battelle 认为 Uber 在硅谷是“财大气粗,为所欲为”的代表。硅谷投资人 Peter Thiel 称 Uber 是“硅谷最受道德挑战的公司”。但 Kalanick 自认为 Uber 所面临的监管处境如同“地狱图景”,企业家应该做的就是“突破市场和监管的藩篱,不断创新”。

Kalanick和Levandowski首次邂逅于2011年TED大会。

Kalanick被这位天才的不羁与执着所吸引,并称他为“相间恨晚的兄弟”,他们无所不谈,无话不聊。Levandowski和Kalanick实在太像。两人年龄相仿,都是“自我驱动型人格”(very driven),都蔑视硅谷的条条框框,欣赏破坏式创新先于规范,一同嘲笑Elon Musk是需要补课的技术白痴(钢铁侠是极少数认为无人驾驶不需要激光雷达的企业家)。

这像是两个坏男孩间的友情,技术天才与商业天才的结合。在 Bloomberg 采访中,Kalanick 描述:两人经常日落后前往旧金山渡轮大厦,各自拿着外卖,边吃边谈,一直走到金门大桥,每一次都长谈好几小时。

Levandowski 加入 Uber 前,Kalanick 已发现无人驾驶迟早会颠覆共享出行,而无人驾驶+Uber 则会完全颠覆汽车市场。为此,他打了好几手算盘:

  • Plan A:打电话与 Tesla 谈合作,我来占领市场,你来提供无人车,但当时 Elon Musk 已在密谋开发 Tesla Network,并不需要 Uber,兴趣寥寥地挂了电话;

  • Plan B:与谷歌合作,后者曾投资 Uber 好几轮,谷歌 CFO David Drummond 甚至加入了 Uber 董事会,但最后由于谷歌过于强势,两家最终分道扬镳;

  • Plan C:从卡耐基梅隆大学一次性挖走了50名工程师,组建了自己的先进技术中心(ATG)与卡内基梅隆的教授们合作,自主开发无人驾驶,但进度龟速,不及Kalanick预期;

  • Plan D:收购 Otto,取得核心科技——激光雷达,让 Levandowski 领导无人驾驶团队。

彼时,Levandowski 或许已做好将自己后半生交给 Uber 的打算。而 Kalanick 也取代 Thrun,接手了 Levandowski 灵魂伴侣兼导师的“职位”。抛开其他不谈,这种亦师亦友身份帮助二人获得了飞速成长。

法庭上披露出两人间的短信显示:Levandowski 时常深夜还在给 Kalanick 普及激光雷达知识;而后者则会传授给 Levandowski 许多管理经验。Levandowski 还曾向 Kalanick 展示出共同“统治”世界的野心。

K:让我们一起统治世界吧!

L:每次出动一种机器人!

然而纵使机关算尽,Levandowski 脑中勾画的美好愿景也并未如期而至。

吃官司

2016 年夏,一位 Waymo 员工错手转发的供应商邮件中附带了一张 Otto 电路板图片,其设计与Waymo的激光雷达惊人相似。谷歌终于如梦初醒,开始清算Levandowski,结果发现他离职前从公司电脑下载了14000份资料,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关于激光雷达(LiDAR)技术的。Otto 递交给内华达政府的专利文件也证实了这一点。

前谷歌 CEO Schmidt 强调:专利诉讼会葬送创新。谷歌工程师进入公司时会被告知:即使员工离职跳槽,公司也绝不会因专利权而起诉员工。但如果谷歌决定起诉 Levandowski,那说明巨头真是忍无可忍了。

今年 2 月,Waymo 向旧金山联邦法院提交诉讼起诉 Uber(而非 Levandowski),并让 Uber 严肃调查 Otto 和 Levandowski 是否使用了 Waymo 内部定制研发的 LiDAR 技术来启动 Uber 自主开发技术计划。主审法官建议查看 Levandowski 电脑文件,如果能在他电脑里找到那 14000 份有争议的文件,这将会是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据。

Uber自始至终没有否认文件的存在,而是选择拒绝和拖延调查。而在最近一场法庭听证会上,Levandowski居然引用第五修正案以逃避追责(这表示,法院和Uber都不能强迫他出示他个人拥有的任何文件)。Uber迫于压力解雇了Levandowski。曾主审过 SUN 诉甲骨文版权案的法官 Alsup 感叹:“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案子,我 42 年来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案件。现在原告和被告说什么我都不能轻信。”

诉讼双方其实都心知肚明,谷歌想一举断送 Uber 的无人驾驶研发,Uber 却想和 Levandowski 门儿清,以表明自己对激光雷达专利并不知情,为自己研发争取时间。

现实情况是,谷歌顺着 Urmson 路子走出了一条阳关大道。Waymo 已自研开发无人驾驶技术所需的全部套件,最重要的是:其激光雷达成本下降了 90%(考虑到之前动辄数万美金的成本),路测人工干预频率已经降到 0.2次/千英里,这个数据比 Uber 好 5000 倍。同时,谷歌还与以色列开发商 Waze 和出行公司Lyft(Uber 最大竞争对手之一)合作,waymo 日后无疑是该领域最大玩家。最近,Tesla发布新款电动卡车,日后将整合无人驾驶技术,路上表演指日可待。可谓,钢铁侠谋略十年,Levandowski 昙花一现。

Kalanick 这一年也相当水逆:由于加入特朗普顾问团而引发大规模“删除Uber”运动,公司被曝光纵容歧视女性文化,母亲在一次划船事故中遇难,公司董事和VC 联名起诉 Kalanick。最终 Kalanick 辞去CEO,进入无限期休假状态。

而 Levandowski 如今也站在风口浪尖。两人已成一条线上的蚂蚱,拒绝就此事发言可能是他们的最后默契。Levandowski 倒是已将此事置之度外,并颇为仙风道骨地创立了名为——“未来之路”的拜 AI 宗教。

“他对机器人接管世界这种事有莫名的坚持。”一位 Levandowski 的朋友说:“不过,控制机器人的不是天网,而是 Levandowski 自己”。

在 Ghostrider 2099 原著漫画中,莽撞和叛逆的主角 Kenshiro“Zero”Cochrane 因为从 D / Monix 公司窃取信息而遭到追捕,在横城被枪杀。临死前,Zero 将自己的思想下载到网络空间,并成为赢藏在网络世界,来去无影的人工智能。
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投稿合作| 法律声明| 返回顶部

版权所有 ©2015-2017 极度网 闽ICP备11013817号-1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