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社会

抓一条火蛇泡酒,十万不卖,十年后值百万,但一滴都不给母亲喝!

时间:2017-11-27 16:05:33 来源:jiduu.com

话说旧时,绣林古城有个叫铁头的后生,平时喜欢耍耍小聪明,肚子里不时会生出些鬼主意,思想终归不是特别正直,但是这样的人,却让他碰上了横财。

十年前,铁头娶亲结婚定新居的时候,气氛红火,但让气氛更加红火的是,他竟然在老娘的床褥下面发现了一条小蛇,小蛇全身火红,蜷缩在被褥里取暖。

按农村说法,这一条蛇出现在家里,那么就称作为家蛇,不能打,只能放生。但铁头生来就天不怕地不怕,况且这条蛇他觉得非同一般,或许是有点来头。

铁头揪住蛇头,然后拿起来上下打量一番,心里琢磨,虽然是第一次见这种蛇,但是这里山野地方,出现这种蛇也不稀奇,应该卖不了什么钱。正不知怎么处理,这时,抬眼一看,却见桌上有一壶远房亲戚送来的酿酒,呵呵一声,打趣说,甚好,好家伙,就用你泡酒了。

几年后,铁头跟一个外乡人在城里喝酒,便吹起了自己家里那瓶酒,这个外乡人是做药材生意的,听铁头口中描述,这蛇好像没见过,便心生好奇,说要去看一下。

这一看不要紧,这外乡人竟打起了这瓶酒的主意,鬼头鬼脑地要和铁头商量,说让他把这瓶蛇酒卖给他

铁头问外乡人出多少钱?外乡人想了半天说,这蛇确实特别,给你一万吧!

一万块一瓶酒,要是一般人就卖了。可是铁头多精明啊,既然外乡人肯出一万,那么就证明这瓶就价值不菲,肯定能上到两万...三万...四万...而且,这价钱是不是公道还说不准呢,自己见识没这外乡人广,可不能让这外乡人占了大便宜。

铁头没有立刻同意,当晚请外乡人喝了顿酒,殷勤备至,直到把外乡人灌醉,外乡人才说了实话。这种蛇泡的酒,治陈年风湿有特效,一喝准好,堪比灵丹妙药。

第二天,铁头对外乡人说,这瓶酒他要留着自己喝。外乡人愣住了,这土包不识货,给一万都不买账了?又问铁头到底想要多少钱。铁头哼了一声,一副要买不买的神情,伸出五根手指,斩钉截铁地说,五万!

外乡人犹豫了,摇了摇头便走了。

过了约莫半个月,外乡人又来了,答应五万就五万,说是自己老娘常年患有湿寒风病,找不到名贵药材医治,自己单纯一副孝心,无心挣差价,买回去孝敬老娘,值得。

铁头眨着眼说,呵呵,现在不行了,这酒多泡一天就比上一天贵,现在价涨了,十万。

外乡人气得话也没说就走了。中间又有几次人来买,但铁头就是咬着不卖,人来买一次,他涨一次价,他一定要卖一个最高的价格出来。

转眼就到了十年后了。铁头心想,酒越泡越陈,价当然越来越高,现在如果有人来买至少要一百万了。

可是这年,却轮到铁头犯难了。铁头她娘年轻时常年下田里种水稻,患有严重的风湿,每逢刮风下雨就疼得难受,怎么治也治不好,痛的不能走路,铁头见老娘都老了,生老病死,也该差不多了,便撒手不管。

他小舅听闻姐姐犯病难受,千里迢迢来到铁头家,就跟铁头说,你那蛇酒也没卖,不如给你老娘喝了,喝好了,还能帮你干活。

铁头瞪起眼,“什么?一百万的酒给她喝?小舅,你可真舍得,这么吧,你要是给俺八十万,俺立马把酒开了给她喝。“

小舅气得一句话也没说,跟姐姐挥泪告别,却是没想到的是,没走开多久,又得走回来,原来是铁头的老娘上吊死了...

这铁头平日对老娘就不好,如今还把老娘活活气死了,真是造孽,会不得好死的,村里人背里都这么说道。

可这铁头却不这么认为,他却是觉得这老家伙活的明白,还知道自己寻死去了,正好摆脱了一个累赘。

将老娘送上了山后,铁头赶紧回去把老娘的房间翻了个遍,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值钱的宝贝。翻了大半天,差点没把房顶上的瓦拆下来了,什么都没找到,铁头悻悻而回。

回了家中时,却突然听到藏蛇酒的地方传来一声异响,吓了一跳,赶紧打开柜子一看,酒还好好的呢,正捂了捂胸口舒了一口气,突然,泡在酒中的蛇竟扭动了起来。

铁头以为自己眼花,再细看,那酒瓶突然炸裂开来,酒水溅到了铁头的脸上,火烧般炙热,辣得他睁不开眼睛。

忽然间,脖子传来一阵入心刺痛,麻得浑身毫无知觉,不久便晕黑了过去。

待人发现他时,不禁吓了一跳,这铁头半跪在地上,双手抓住自己的脖子,全是挠痕,抬头看天,两眼突兀,面目狰狞,舌头外伸发紫,早已没了气,死相极其恐怖诡异。

村里人也不知其死因,只是给他入殓时,却发现他脖子上有两个口子,黑得发紫发红,俨然是被毒蛇所咬。

这铁头是被蛇咬死的,他媳妇早年跟他离婚了,村里人便琢磨把他葬在他老娘的坟旁边,让他了来世做个孝子。

只是待抬棺去到铁头娘的坟旁时,旁边竟然惊出一条火蟒,全身褐红鳞甲,见到杠夫就发出那”咝咝“警告声。

有老一辈的老人见后,心中惊惧,大喊不好,让杠夫忙抬走,随便找个地方给埋了。说是这铁头老娘不愿让铁头埋在她附近,连来世做个孝子的机会都不想给,至于那一条火蟒,有道人说是那火蛇的化身,只是是真是假,你问我,我也不知道。

【故事完】
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投稿合作| 法律声明| 返回顶部

版权所有 ©2015-2017 极度网 闽ICP备11013817号-1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