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社会

大富后,他月月寄钱给他妻子,为何他一出来就将他送上警车!

时间:2017-07-02 03:02:34 来源:jiduu.com

平乐镇的市集有俩个屠户,分别是郑三和刘根,他们两个人常年负责镇民们的猪肉供给。向来各自生意对半凑合,也到相安无事,但可谓时间长了,总有的人心会变。

刘根是个不太老实的人,镇民来他家买肉,人家要切五块,他就给别人切七块,人家要切十块,他就给人家切十二块,到手后人家不愿意,说让他切准了。可他却满是搪塞地说,“算了吧,也不差这一两块钱,再说差这么点再切下来就是肉碎了,我也不好卖了。”

面对刘根的强迫买卖,人们一开始是忍气吞声,但是久而久之,大家也不是傻子,也就不去刘根档口买肉了,大家都挤去郑三家的肉档买肉。眼看因为贪这么点钱而造成生意的冷淡,刘根不但不反省,反而嫉妒起郑三来。

刘根拍了一个月的冷板苍蝇后,不但家里经济入不敷支,而且之前进的一批鲜猪肉也亏的血本无归。看着郑三的生意红火,眼红的刘根分外嫉恨。

同年六月,生意红火的郑三进了五六只新鲜肥猪,还大肆地在镇里宣扬,好让村民们都别错过这次的好肉。得知消息的刘根看不得郑三好,琢磨一夜后心生坏水,计上心头。他知道有一种药,只要给猪打了之后猪就会像吃了泻药一样,拉个不停,再而影响猪的肉质。这样只要郑三一卖出去,说好的好肉却货不对板,那时候肯定会名声大臊。

在郑三开铺前的一个深夜,刘根拿了大管针偷偷潜进郑三的猪圈,看见了那几只大肥猪,圆头圆脑,横七竖八地酣睡着。刘根也不墨迹,快手快脚拿出大管针给每个猪都打了药,这猪一吃疼,嚎的呱呱叫,远处一盏白灯照过来,刘根知道是郑三摸黑过来了,于是连忙收拾东西慌张地离开,坐等好消息。

天一早,人们像往常一样挤去郑三的档口买肉,待到午后闲聊时,刘根去问得一些镇民,说今天这猪肉味道如何,本以为阴谋得逞的刘根却不想到村民们居然赞口不绝。这下就让刘根觉得奇怪了,按理说自己给猪下了药,猪的肉质应该比正常差很多才对的。

“出事啦,好多人吃了郑三的猪肉食物中毒啦。” 忽然,不远处一乡妇大声嚷嚷起来,只见很多人都奔去了镇的卫生站,刘根也为了搞清情况跟了过去。来到卫生站后,只见几十个镇民排着队要就诊,症状都是腹泻、腹痛、拉肚子。而郑三也在场,只不过他已经被镇派出所的人控制住了,只见他拼命地磕头,大喊冤枉,”我没有买有毒的猪肉,我没有...冤枉啊!“

刘根也觉得奇怪,自己只是给猪打了药,只要药效一过,人吃了是没什么害的啊?怎么会这样呢?后来刘根发现有些人吃了没事,有些人吃了却有事,才明白那天自己走后,郑三就趁着夜里跟手杀起猪来,所以猪体内的药效未过就死掉了,导致一些人吃到有毒的猪肉。

刘根所下的药不是什么致命毒药,倒霉吃到的人最多也就拉个半天,也没什么大不了。可是有些人却受不得这个苦,傍晚,镇里有一户人家传来了噩耗。说一年过七旬的老爷子,本来就有严重的胃病,加之又吃了那有毒的肉,雪上加霜之下已经不幸去世了。

刘根吓坏了,本来只是想小小地惩罚一下郑三,满足一下自己嫉恨心理,却怎让也没想到会弄出人命来。

经历了这么一遭后,郑三被抓了,送到了城里的监狱,判了多少年,刘根不得知,只是苦了郑三的媳妇和他那五岁的女儿。郑三被抓后,刘根已经不敢再干买肉的生意了,他去了城里做起了小买卖。

一晃三年过去了,刘根在城里做买卖越做越好,越做越大,这时他才感叹原来外面的世界比在镇里买肉更有甜头。这天,满身穿金戴银、肥头大肚的刘根回到了镇里,以帮助为借口给了郑三的媳妇十万块钱,实则是为了弥补自己昔日的过错。与女儿相依为命的郑妻感动地直给刘根跪下,刘根连忙扶起,良心的拷问让他觉得这是对他莫大的讽刺。愧疚之下,刘根自此后便每月都给郑妻送钱,以减轻自己的罪责。

眨眼间,四年又过去了,刘根从小买卖一下子做到了大企业,公司所在的项目遍及市里的所有行业,屠户行伍出身的他如今与从前可谓判若两人,气派、大度、慈善,公益,是他带给人们心中的形象。只是长久以来,他老是做一个噩梦,他梦到郑三会在梦里追着自己砍,还说,“不放我出来,我做鬼都饶不了你。”

那件事的阴影确实是刘根这辈子都抹不去的阴影,万般焦灼下,经常与政府官员出入的刘根动用了所有能用的关系,也倾尽了许许多多的钱财,把监狱里的郑三救了出来。

这年的七月,郑三被宣证据不足,无罪释放。

刘根第一时间找到了郑三,给他在自己的公司安排了一份儿很好的工作,郑三感谢刘根多年来对妻女的照顾,口头也答应了刘根工作,但是到上班那天,秘书却打电话来说没见着郑三来上班。刘根不明白,放着这么好的工作不干,难道还要回去卖猪肉?情急之下他给郑三的妻子打了电话,

“喂,嫂子吗?老郑今天为什么不来上班啊?难道又回去卖肉了嘛?”

“刘哥,出大事了啦,老郑...老郑他...”

“嫂子没事,你慢点说。”电话那头传来了郑妻的哭声。

“老郑他不见了,都失踪好几天了,人间蒸发一样,找遍了镇子都找不到。”

“什么?”刘根吃了一惊,“怎么会这样?嫂子你别急,我现在就派人去找。”

郑三的突然间消失让刘根陷入了焦虑,他发散了人去找,同时也报了警,只是找了六个多月都杳无音讯,估计是凶多吉少了。刚得到丈夫又失去丈夫的郑妻哭的悲痛欲绝,多次想轻生,还是给刘根劝住了。

又是一年后的一个清晨,别墅外的吵闹声扰碎了刘根的清梦,他安抚好熟睡的儿子,走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。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慌得大惊,二十多个警察办案人员闯进了楼下的院子,刘根想逃,但似乎已经是插翅难飞了。被拷上手铐的那一刻,他呆懵地问了一句,“同志,我这是犯什么错了?”

一名警官义正言辞地说道,“你涉嫌贿赂政府官员、欺行霸市、非法商业垄断...”

“还有投毒杀人!”,这时,一个带着愤怒与沧桑的声音突然在人群中冒了出来,只见一人带着鸭帽,缓缓地走到刘根面前。

“郑三?,你不是已经...”刘根惊愕一声,看着这个昔日为自己背负罪名的羔羊,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。

郑三冷哼了一声,“走遍大江南北,就是要将你绳之于法,这不感谢你把我救出来...”

“唉,我认了...”刘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在妻儿的目送下被押上了警车。

原来,早在郑三被抓后的第二年,警察就查出了当年那桩命案是刘根所为,只是刘根当时已经在城里做买卖做得有点声色,赚了不少钱,遂倾尽钱财封住了这件事。相信自己是清白的郑三出狱后走遍大江南北,终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得到高层的重视,旧案重翻,事件着实蹊跷,深查下去,不但抓到了凶手刘根,还把他过往的种种罪名牵出水面。

人们常说,正义只会迟到,不会不到,恶人风光的一时,却风光不了一辈子。

【故事完】
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投稿合作| 法律声明| 返回顶部

版权所有 ©2015-2017 极度网 闽ICP备11013817号-1